高炮师护卫的工厂——原厂长李德逊访谈录
内蒙古新闻网  18-10-11 10:36  【打印本页】  来源:包头日报

  李德逊,1925年出生于山东省文登县,调任二○二厂之前曾任辽宁省普兰店公安局局长、满洲里市公安局局长、内蒙古公安厅文保处长兼警卫处长等职。他与我国十大元帅中的大多数都有过接触并负责过他们的保卫工作。

  1962年,为加强二○二厂的保卫工作,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将李德逊由自治区公安厅调到二○二厂任专职保卫副厂长。自此,他从1962年直到1985年的23年里一直在二○二厂工作,直到1984年在厂党委书记的任上退居二线,可以说,李德逊是二○二厂厂级领导班子成员中在任时间最长的。

  记者:请您详细谈谈您来二○二厂前后,特别是在二○二厂几十年工作的情况。

  李德逊:1962年5月,副总参谋长张爱萍在北京和平饭店主持一次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内蒙古军区司令员、甘肃军区司令员、青海军区司令员和作战部长,还有就是这几个地方主管保卫工作的公安厅副厅长,还有二机部二○二、五○四、四○四、二二一几个厂的领导。张爱萍说,我受总参谋长罗瑞卿的委托召开这个会议,我方已了解了西方一些敌对势力有可能对我国新兴的核工业进行打击。打击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进行空中核打击,二是派遣武装特务。从现在起,要在二○二、五○四、四○四、二二一等几个主要的核工厂设立专职的保卫副厂长。关于二○二厂,他命令要在三个月内抽调一个高炮师在二○二周边担任防空警戒任务,在二○二厂原武装警卫部队的基础上再增加一个连,再有就是组建一个骑兵排进行机动巡逻。

  我参加了这次会议。我当时已调到二○二厂任专职保卫副厂长,在此之前我是内蒙古公安厅文保处处长兼警卫处处长,也叫四处,是厅党组的成员。1962年5月,内蒙古党委书记兼自治区公安厅长毕力格巴图找我谈话,他说二机部、公安部报告中央组织部,要咱们公安厅派一个人去二○二厂当主管保卫工作的副厂长,要求是35岁左右,行政13级以上,有文化,身体要好,还要有公安保卫工作的经验。我们定下来派你去。我说我不想离开公安厅。他说你去吧,那里也跟公安有关系。去吧,定了。内蒙古党委已经给中组部回话了,不能再改了。就这样我于1962年从自治区公安厅调到厂里。

  记者:您1962年来二○二厂任保卫副厂长之后,采取了哪些新保卫举措?

  李德逊:我来后,内蒙古公安厅一个处长常驻在这儿,看我都拿什么措施。第一,我说要加强这里的保卫保密队伍。我的意见报告到内蒙古公安厅,抄报公安部保卫局,要求赶紧派8个正副科级干部来,随后来了那么几个人,二室、三室、三车间、四车间这几个车间都成立了保卫科,调来的正科级保卫干部加强保卫工作,剩下的其他单位里面都是兼职的保卫干部、保密干事。保卫保密的机构有腿了,建立起来了,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就是保卫好这几个骨干权威的技术人员,像洪景荣、陈健、杨道亨、刘允斌、张永禄等,一共8个,技术权威作为重点保卫对象。我给常委提的建议,张诚同意了,买了辆上海牌小轿车,以后他们到市里买东西采购要集体出去,保卫部派人保卫他们。

  记者:对这8个人实行专门的保卫措施,人家工作你们保卫,人家上街购物你们也跟着?

  李德逊:对。那不是有段笑话嘛,厂副总工程师、三室的总工程师杨道亨,湖南人,去东河区买东西自己离开队伍了,想去一个商场,结果小偷跟在他的后面。小偷偷他的钱包,他看见了,就用手拨开小偷的手,结果小偷跟了他一截路以为他没察觉,就又掏他的包。杨道亨是一个老知识分子,他对那个小偷说干吗呀你还总这样?对他们8个人的保卫工作方案,我都上报公安部了,书面上报,他们同意了。那时候是事业最关键的时刻,保卫保密工作也是最紧张的时刻。

  记者:传闻说当年在包头上空被击落的U2飞机就是针对二○二厂来的。那架飞机残骸好多年都放在北京军事博物馆,无论残骸旁的注解还是解说员的解说词都说飞机是在内蒙古上空被我导弹部队击落的。您当年就是专门负责保卫工作的,您给我们把U2飞机这个事说说。

  李德逊:这是真的。警卫咱厂的这个高炮师来了以后,师长和参谋长没找书记厂长,直接找我。他说,听说你是主管保卫保密工作的,我说是。他说咱们以后加强联系,你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们,我们有什么情况直接告诉你。我说好。有一天夜间10点半左右,我正在家休息,那个师长打电话来了,说你快到我们这个作战室,有紧急情况。我赶紧穿上衣服就往外走。他们派了个吉普车直接接我到高炮师的作战室去了。

  记者:高炮师的作战室设在什么地方?

  李德逊:他们的作战室当年就在咱厂生活区的34栋楼,外面有岗哨警戒。他们师长、政委、参谋长3个人都在,我说什么事,参谋长就说你看吧、你听吧。打开他那个雷达看,空军总作战室下达命令。我光听到说现在通过南京了,高度多少,飞机的型号,就是U2飞机,现在到了济南了,拐弯了,什么东西线雷达关闭,咱们都不懂。又向正北方向飞行了,华北地区的雷达关闭,这雷达都关闭了,我马上用他们的电话通知咱厂的主要车间外面的灯都关闭,重要目标要灯火管制。

  记者:你们当时也不知道飞机入境是干什么来了吧?

  李德逊:嗯。空军总作战室说飞机进入华北地区了,过了一段时间又报告说目标消失了。我问高炮师的师长和参谋长,我说目标消失是什么意思,他们高兴地说,这就是打下来了。我说在什么地点,说就在东面的萨拉齐。飞机从台湾起飞一入境,咱们的雷达就跟踪上了。打下飞机之后,U2飞机的飞行员不是跳伞就被咱们抓住了吗,抓住之后审问那个飞行员了。飞行员交代他们来包头上空的目标就是二○二厂。两个任务,第一拍照,第二个他有现代的仪器,侦察这个放射性的浓度。他能从这个浓度里面分析出来生产的规模有多大,将来能造几个原子弹。他第一次到华北的时候拐弯了,发现地面有雷达跟踪他们,回去了。这是他第二次又来了,专程到咱厂这儿来的。这架飞机还去过五○四一次,当地高炮部队也打了,但没打下来,咱们这个高炮师立大功了。

  记者:50多年前安纯祥带领一个由科技人员和技术工人组成的团队在仓库里研制出原子弹核部件,总参谋长罗瑞卿将其赞誉为“仓库精神”。据说是您当年亲自押送核部件到飞机场去的?

  李德逊:那是1964年4月。一天夜间,公安部的,也是二机部的保卫局长打电话通知我,要我亲自把核部件押送到飞机场,那里由专机接走,绝不准出任何问题。装车之前对核部件必须再经过技术鉴定,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装箱之前部件有没有变形,如果有变形那就成了废品。这个事厂里只有安纯祥、我和张诚知道。第二,这个箱子要事先测量,必须保证飞机在爬高爬低遇到风险的时候核部件在里面安然无恙。责任太重大了,飞机翻个儿怎么办呀,那颠簸起来还得了?我昼夜找安纯祥研究,就为这么个包装箱推敲了8天,这才最后定下来。然后我报告保卫局说技术鉴定没问题了,在空中遇到一般情况、没有特殊的情况不会出现变形的问题。保卫局问,那陆地上运输有没有问题呢,我说陆地上的车辆我都安排好了,汽车主要是控制速度,保卫也没问题。到走时汽车开得非常慢,就跟小脚女人一样,从这儿到机场慢慢地走,司机我都选好了。我叫他沿着从厂区到机场这条道练了好几天,开稳开慢。我们反复商讨遇到问题时怎么处理,遇到坑坑洼洼的时候怎么处理等问题。我开过车,我当公安局长的时候就开车,我也有驾照。我跟他讲,你遇到坑坎的时候这个方向盘怎么打,你一定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能出一点差错。他说明白了你放心吧。结果那天沿途戒严,部队护送,我亲自押运到机场,直到核部件上了专机,大家的心里才松了口气。另外,核部件在生产过程中也是全面跟踪保卫。

  记者:许多外面的人提到二○二厂都要问起刘允斌。他1961年来厂,您1962年来厂,你俩前后来厂,您对他应该是比较了解吧?

  李德逊:刘允斌作为重点保卫对象之一,我和他的关系比较密切,他每次回北京及回来以后都主动和我谈,如回北京见了父亲了,见了王光美了,怎么怎么的,都和我说。“文化大革命”时把他关在十车间那个破木头的库房里,我知道了,晚上11点多钟我就去那个库房里找他去了。我对造反派说北京都知道他呀,他是氢弹方面的技术骨干,我说你们要是伤了他的话这个责任我兜不了,你们也兜不了。一听我这么说他们软了,说那好吧,就这样把他放出来了。放出来以后,第二天,他来招待所8号房间找我。我说怎么样啊,他说昨天晚上我听说你去了,后来他们把我放出来了。

  刘允斌是轻材料方面的专家,他在二○二厂轻材料生产线和第三研究室的创建、为二○二厂创业时期吸引来大量科技人才以及我国的核事业等方面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二○二厂的厂史和展览馆都应该有他的位置。

  记者:二○二厂在四川建八一二厂之前还选过一次厂址?

  李德逊:这还是1963、1964年原子弹爆炸之前的事。

  记者:就是准备建两个厂?

  李德逊:这个事只有我和张诚厂长知道。我带着几个人把从阴山山脉的大青山到乌拉山所有的山沟都跑了一遍,一共用了49天的时间,目的就是执行中央的指示,建两个二○二厂,以便一个厂被摧毁之后另一个还能在大山里保存下来。但找遍所有的山沟,有的地方适合建厂,但水源问题没法解决,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所以这个计划就没有实现,建四川八一二厂是以后的事了。在大青山和乌拉山里面不能建厂了,这就只有疏散,把二○二厂的工艺资料保管好,万一二○二厂遭到破坏,还有现成的资料。当时最高峰的时候集中了30多人,二○二厂各个主工艺车间的工艺参数通通复制出来了,几条线的都复制出来了。在哪儿搞呢,包头不行,二机部的保卫局就提出来要有一个懂得业务的人主持这个资料填写。二○二厂与内蒙古党委联系,上面已经通气了,乌兰夫都知道了。我就去找了内蒙古党委书记处书记王铎,他说我知道了,准备了。我说在哪儿,他说内蒙古党校,让党校停课。我说停半年也行,一年也行,他说你说停几年就停几年。最后咱们去了40多人搞设计。

  记者:二○二厂在呼和浩特土默特左旗察素齐镇建“一办”是为了什么?

  李德逊:为了存放咱厂的资料,假如咱厂被摧毁以后有资料好重建。当时我就给乌兰夫的儿子布赫当面说了一下,他说察素齐你要哪儿我们给哪儿。最后给他打了个报告,批了,在察素齐给了一块地。

  记者:批那个地方就是为了做仓库?

  李德逊:疏散资料,再一个是存放一部分半成品。

  记者:这是哪阵儿的事?

  李德逊:这是1964年的事。后来在巴彦淖尔盟的白彦花镇还选过点。内蒙古军区作战部长、部里面的曹总还有我一共4个人去看了一下,定了。也是找的布赫,要房子。布赫说离铁路距离有多远,我说离铁路不能超过一公里。他说行,不超过一公里的所有建筑物你要哪儿我给哪儿。倒出四栋平房,我看好了以后,把门窗整理好,内蒙古军区当场布置警卫,察素齐那儿一个排的兵力,白彦花这儿放一个排的兵力。这也是内蒙古军区执行总参谋长罗瑞卿在和平饭店会议的指示精神。

  记者:据说二○二厂向全国输送了好多干部?

  李德逊:是。20世纪80年代初,咱们厂向全国输送一批知识分子,成批的,那时候我是一把手,别人不知道。内蒙古党委给中央组织部有一个报告,希望驻包头中央企业特别是二○二,能够支援一部分技术干部加强地方的经济建设。当时让我当包头市长我不干,结果张灿公来了,第一站就到我家去了。他说你不干包头市长,把我弄来当了。他到我办公室说你要支援几个人。我说支援你什么人,他说技术干部。我说干什么。他说你不要管我干什么,我现在需要至少8个人。我说你得说一下用途。他说你这儿是搞工业的,我拿去不一定全是搞工业,党政、工业部门都有。我说你有条件没有。他说第一大学,第二不要超过50岁,第三身体好,政治上我知道,你们这儿政治上都过关。我说什么时候办,他说今天就办。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你的脾气我也知道,咱们痛快。我就找组织部副主任门金铃,说拿几个档案来吧。他说拿谁的档案,我说你看吧。他说多少,我说拿12个到15个。他说职务呢,我说一般技术人员或者科级的、处级的都行。他拿了12个,有谭博文、秦树枫、张熙春、程志翔等的。

  拿来以后我们看。第一看谭博文。他说这是你的宣传部长,我说嗯。通过。张熙春是车间主任、副总工程师,通过。以此类推,一共8个。我说你怎么安排这些人,他说都要担负重担,具体的工作3天以内我再来告诉你,回去我们消化消化。他3天以后来告诉我第一个是谭博文,当包头市秘书长、副书记都可以。张正喜当包头市经委主任,未来的副市长。

  第一次批这个我没向二机部汇报,张灿公激将法这么一激把我闹急了。我就打电话给二机部部长刘伟,我说内蒙古党委组织部、包头市委要干部。他说我知道这个事了,我给你一个原则,即不能影响二○二厂科研生产和当前任务。刘伟有这么个话,就好办了。内蒙古党委组织部又来要名单,和张灿公一模一样,如程志翔、张熙春等。张熙春,内蒙古科委副主任,待定。程志翔当着我的面就定了,当自治区化工厅厅长兼党组书记。

  记者:那后来程志翔为什么没当自治区化工厅厅长兼党组书记?还有故事?

  李德逊:他不当,他当时是厂里第三研究室主任。我找他谈话,我说内蒙古党委组织部看中你了,要你当自治区化工厅厅长兼党组书记。不出我的意料,程志翔当时一听党组书记,马上说我不能当。我说你不能干你也得去一趟,你到内蒙古那儿去说。他说为什么,我说人家已经定了,在这儿就定了你是化工厅厅长、党组书记。我说你到指定的呼市新城宾馆2号楼,你到那儿报到去。他到呼市那儿一报到,第二天早晨没跟内蒙古党委组织部打招呼就自己跑回来了。天没亮敲我家的门,他说我回来跟你交代,我不干那个化工厅厅长,厂里是不是不要我了,不要我了我还有地方,我马上走。我说你别误会,不是这个意思。他很不高兴地说你事先连招呼都没打就把我调走了,还不是这个意思?三天以后,他三室主任也不干了,他说我去无锡,回浙江当无锡大学的校长。他走了以后,内蒙古党委组织部就催我,说刚报到的自治区化工厅厅长兼党组书记程志翔不知道哪儿去了。我说对不起,这个人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他最不能接受的是干党组书记,我说请你们原谅,他确实是不干了。就这样,张熙春接替程志翔当了自治区化工厅厅长、党组书记。

  后来。咱厂医院的蔡建前一调去山东就升成山东省中医药管理局的局长,副厅级。她丈夫毛建民回去提了第一任菏泽市的市长,两年半后提拔他当了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任。厂里组织部长包文安调到通辽当了医学院的党委书记,厅级待遇。第二研究室主任王福山回去河南是省科委第一副主任。(田炳信 刘建尧)


[责任编辑: 刘巧思]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