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爱在天边”,牧民达西的非现代生活
内蒙古新闻网  20-06-29 16:21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经济网

  生活本就千姿百态,各有各的活法、精彩或无奈。

  某媒体人曾和西北一没读过书的放羊娃有过这样的对话:

  你为什么要放羊?

  放羊是为了娶媳妇儿。

  为什么要娶媳妇儿?

  娶媳妇儿是为了生娃。

  为什么要生娃。

  生娃是为了放羊……

  读过一些书,江湖人称矮大紧的同学曾写过一首歌:

  生命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布里亚特蒙古族人达西斯仁,在本科毕业后回到了自家牧场,成为一名有自己想法的牧民。近一年来,他用快手(快手号:Mumindaxi)记录和分享着自己的幸福日常和部落文化……

  这,就是生活,真实而自然,丰富而多彩。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居住在呼伦贝尔大草原锡尼河两岸的布里亚特部落,是蒙古族的一支,现今大约有8千人。

  达西斯仁家的牧场大约有1000亩,位于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自治旗锡尼河西苏木好力宝嘎查,距离海拉尔市大约70公里。

  在牧场,天亮的时间,夏季是3点多,冬季是7/8点。达西斯仁夏季起床的时间大约是4点。这时候,母亲道力玛已经做好了早餐。

  早餐一般是奶茶和炸果子。如果有客人来,还会准备抹有“希米丹”(稀奶油)和白糖的面包(列巴)等食物。

  布里亚特蒙古人的奶茶与其它地区不同。用壶将砖茶沏成浓浆,开水装在另一暖瓶中,牛奶单放容器内。布里亚特奶茶一般不加盐。喝茶时,将茶浆、开水、牛奶以每个人的习惯兑成不同成色的奶茶。

  早餐后,达西斯仁会和父亲达西尼玛,以及自己的新婚媳妇儿陶格陶玛去放牧。牧场里有20多头骆驼,还有几十头牛、羊、马。除了冬季冰雪覆盖草原时,其他季节,这些动物都散养在草场。

  中饭或者晚饭,母亲道力玛常常会准备手把肉,或者布里亚特包子。

  布里亚特包子是一种独有风味的蒙古族美食,有着“面团里的手扒肉”的美誉。它的外型与其他民族的包子并无多大差别,其最大特点在于包子馅的制作,包子皮在捏褶子收口时,不将其收紧捏扭,而是留个小口,蒸的过程中馅的鲜香便弥漫出来。

  这种多汁鲜香,来自包子馅里肉丁的大小与葱韭融合蒸制激发出来的美味。包子馅主要由碎羊肉、羊尾或羊下水、牛肉或马肉切丁做馅,再放些大葱、洋葱或草原上生长的野韭菜。

  牧场四季分明。达西斯仁不同季节的主要工作也不同:春季接羔,夏季剪毛,秋季打草,冬季喂羊。

  都市与牧场的两难选择

  近年来每天在牧场的高强度劳作,再加上母亲道力玛一日三餐美食的喂养、幸福爱情的滋润。达西斯仁已经从学生时代的小鲜肉,变成了一个身高一米七五,体重超过200斤的蒙古壮汉。

  1991年出生的达西斯仁,中小学都在离牧场70公里外的海拉尔市就读。送达西去城市上学,主要是父亲达西尼玛的决定。达西尼玛是锡尼河两岸布里亚特蒙古族人的明星之一,他是呼伦贝尔市两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蒙古族赛驼”和“蒙古族驼具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

  达西自认为从小就缺乏艺术细胞,与常人对蒙古人印象里的能歌善舞无缘。但在高一时,他代表学校参加呼伦贝尔市组织的青少年中国式摔跤比赛,就拿了个第三名。在高二,他拿到了这项赛事的冠军。在呼和浩特民族学院读本科时,他还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博客(摔跤)比赛。

  2014年,本科毕业之后,在朋友眼里“开朗”、“靠谱”、“不太会说话”的达西回到了自家牧场,和父母亲一样,成为一名牧民。

  达西的选择,在当地并不多见。牧场里出生的90后的大学生一般在毕业后都会选择去城市工作。毕竟,一年四季几乎无休的高强度体力劳动;夏季暴晒、蚊虫叮咬,冬季严寒的环境;最难受的还有牧场时常没有手机信号,方圆几里甚至几十里都难看到人。这一切,让早已习惯城市繁华、现代生活的年轻人难以接受。

  刚回到牧场的前半年里,达西也曾动摇,几度想离开牧场去城里找工作融入都市。但看到每天辛苦劳作的父母在逐年衰老;想到如果自己离开,“赛驼”、“驼具制作”文化传承就可能失传,达西又会纠结。很长一段时间里,达西就这样在去与留之间摇摆不定。

  最终让达西割舍不下、安心留在牧场的,竟然是那些他参与接生且每天放牧陪伴其成长的小羊羔和牛马骆驼。“我们布里亚特蒙古族祖祖辈辈都是在草原上和牛羊马骆驼这样生活,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根就在这里”。达西现在解释为什么最终留着牧场时,心态和语气已经十分平静。

  留在牧场,可能是冥冥中长生天的旨意。因为,在这里,有他的父母亲、有部落的文化传承,还有那美丽的姑娘。

  美丽的巴斯甘和哈马甘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哪,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呀,你为什么还不到来哟嗬……”有段时间,达西特别喜欢听这首《敖包相会》,经过牧场附近的西博敖包时,他也会去祭拜。

  “敖包”,蒙古语为“堆子”、“石碓”等意思。敖包,一般都堆积在山头,起到路标的作用。敖包形式大体相似,在圆坛之上,堆积石头呈锥形,上面插着一些树枝。

  蒙古族人祭拜敖包与蒙古民族对“天”和“地”的崇拜密不可分。把敖包当作神的化身,崇拜、祭祀、赞美诸神,其目的是为了祈求神灵“赐予幸福、消除恶魔”。

  幸福来得其实并不突然。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达西的心目中,初中同学、巴尔虎蒙古族的陶格陶玛就是那美丽的姑娘(巴斯甘)。2017年,达西和陶格陶玛正式开始恋爱。2020年4月,俩人领证,和父母居住生活在牧场。除了受疫情影响,暂时没有举办传统的蒙古族婚礼以外,达西斯仁已经成功将陶格陶玛从巴斯甘追成哈马甘(媳妇儿)。

  有了陶格陶玛的陪伴,热恋中的达西让外界更多地了解到布里亚特文化、分享自己幸福生活的愿望更加强烈。而喜欢摄影、喜欢蒙古族文化的好友包文锐,让达西的这一愿望得以实现。

  包文锐平时在海拉尔市的某银行工作,周末节假日,他时常会到牧场看望达西一家。2019年开始,包文锐将拍摄的达西日常生活短视频,在快手等平台陆续播放。在每周二、四、六晚上8点,达西还会在快手开通直播,和老铁们聊天。

  看到达西在短视频里挤驼奶,远在北京、上海的老铁们纷纷留言或私信要尝尝。达西就将挤好的驼奶装箱,泡沫箱子里放上冰袋保鲜,快递到北京上海等地。

  看到道力玛妈妈做的美味的手把肉、布里亚特大包子,好吃的老铁们更是按捺不住,纷纷跑到达西的蒙古包现场品尝。

  疫情开始后,老铁们不方便再跑到牧场。达西就在快手号上开起了“牧民达西的小店”,卖老铁们喜欢的驼奶粉、牛肉干等食品,几个月就销量上千。

  现在达西最希望的就是疫情早点儿过去,外地老铁能自由来到自家的牧场:住蒙古包,骑骆驼,挤驼奶,吃手把肉、大包子。

  到那时,达西和陶格陶玛延后的婚礼也能正常举办。在传统的布里亚特蒙古族婚礼上,酒过三巡之后,小伙子们可以跳起"鹰舞"、摔起蒙古跤;姑娘们可以跳舞、唱起《布里亚特情韵》。说不定达西的新娘,陶格陶玛还会亲自唱起《呼伦贝尔大草原》:

  我的心爱在天边天边有一片辽阔的大草原草原茫茫天地间洁白的蒙古包散落在河边

  我的心爱在高山高山深处是巍巍的大兴安林海茫茫云雾间矫健的雄鹰俯瞰着草原

  呼伦贝尔大草原白云朵朵飘在飘在我心间呼伦贝尔大草原我的心爱我的思恋

  ……


[责任编辑: 吴钰]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