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要闻 > 本网原创

(为“国家的孩子”寻亲系列报道一)“国家的力量”助力“三千孤儿”寻亲

采集血样
“国家的孩子”送来锦旗
乌达木陪“国家的孩子”到江苏认亲

  2023年4月,锡林郭勒盟公安局成立“国家的孩子”寻亲专班,接连帮助10多人寻亲成功,引起媒体广泛关注和报道。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3000余名南方孤儿被送到内蒙古抚养,如今这些人已是古稀之年,揭开自己身世之谜成为很多人晚年的心愿。事实上,20多年前就有人通过自行组织及民间力量寻亲,但成功者寥寥。近年来,公安部门开展的“团圆行动”,首次以国家的力量,帮助他们寻找自己的“来处”,取得了突破性成果。

  特殊的锦旗

  1月末,锡林郭勒盟公安局刑侦支队刑事技术大队收到两面锦旗。送锦旗的,是刚刚寻亲成功的锡林浩特市民王志强等人,代表刑事技术大队收锦旗的,则是大队长乌达木。几个月来持续的对接和沟通,让乌达木对来访的两人很熟悉。不久前刚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并到江苏认亲成功的经历,仍让王志强激动不已。

  王志强还带来了一位跟他经历相似的伙伴,也在公安局现场采集血样,希望能跟王志强和王军一样,通过公安机关找到自己的身世和来处。王志强是被称为“国家的孩子”的人,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被送到内蒙古抚养的南方三千孤儿,这个群体在锡林郭勒盟有数百人。

  去年秋天到现在,这些通过微信群紧密联系的“国家的孩子”们,最期盼的事情,就是通过技术手段,成为像王志强一样的幸运儿。幼年时甚至襁褓中就被送到内蒙古,“国家的孩子”们没有人知道确切的身份信息,如今他们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养父养母多已去世,在有生之年弄清楚自己的身世,是很多人晚年的心愿。

  乌达木被“国家的孩子”们亲切地称为“寻亲使者”,他与这个特殊群体的结缘,要从3年前说起。2021年,公安部组织开展“团圆行动”,依托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全面查找失踪儿童。主要面向被拐儿童的专项行动,却吸引了另一个特殊的群体。锡林郭勒盟,是当年接收“国家的孩子”最多的盟市之一。在当地公安机关开展“团圆行动”后,各旗县就有个别“国家的孩子”找到当地派出所,询问能否借助“团圆行动”寻找亲人。

  事实上,这些“国家的孩子”十几年前就依靠自己的力量和社会组织开始到南方寻亲,其中亦有人多次通过第三方机构进行DNA检测,需要花费不菲的费用,但成功几率特别低。“团圆行动”是首次以公安机关的刑侦力量助力寻亲,这让很多人重燃信心。

  于是,“国家的孩子”的血样,被接连送往锡林郭勒盟公安局刑事技术大队进行检验和鉴定。从2021年至2023年春季,刑事技术大队陆续收到40多份样本,其中有3人通过这个途径寻亲成功。成功的事例,鼓励了更多“国家的孩子”,前来咨询的人越来越多。

  寻亲专班成立

  群众需求日益强烈,现实问题也摆在眼前——按照常规程序,寻亲当事人需要到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或者公安局登记和采集血样,再由派出所或者公安局将样本送往盟公安局刑事技术大队进行检验,周期漫长,中间环节复杂。

  鉴于实际需求,2023年4月,锡林郭勒盟公安局成立为“国家的孩子”寻亲专班,推进全盟范围内“国家的孩子”寻亲工作。作为技术支持的核心团队,乌达木带领的技术民警们开始直接对接采集血样的群众,大大提高了寻亲效率。

  “只要是有寻亲意愿的‘国家的孩子’,都可以直接来找锡林郭勒盟公安局,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乌达木在“国家的孩子”微信群中这样承诺。

  乌达木记得,自己接触的一个上门采样的“国家的孩子”叫韩爱荣,她在寻求公安机关帮助时,既有热切期盼,又有谨慎怀疑,这是多数寻亲者的普遍心态。之后,韩爱荣寻亲成功,并到江苏省宜兴市与90岁的父亲相认,这次团圆让民警和其他寻亲者们,都受到巨大鼓舞。到当年11月份,刑事技术大队已经采样收集了129份“国家的孩子”的血样。

  乌达木和他的团队开始对3年内采集的“国家孩子”血样重新进行鉴定分析,先后排查家系400多个,排查个体800余名,分析排查寻亲数据2000余条。2024年以来,随着锡林郭勒盟公安局为“国家的孩子”寻亲专项工作得到社会各界关注后,又不断收集到全国各地“国家的孩子”寻亲人员血样50余份,持续扩充寻亲样本库。

  不可复制的认定过程

  对乌达木的团队而言,血样的检测分析并不复杂,但通过DNA数据寻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拿到DNA数据后,还将面临大量工作:血样分析、数据比对、信息核对、摸排走访、群体筛查等。“每一个认定过程都是不可复制的。”乌达木告诉记者。

  在采集血样后,进行分析比对和摸排后,需要将确定范围的家庭人员血样寄来,再进行3次鉴定最终确定亲缘关系。每次亲缘关系的认定,都是一场寻亲接力行动,需要当事人双方所在地的公安部门对接,并由当地寻亲志愿者团队跟进配合。从发现可能的家系范围,到逐步缩小直至精准锁定,通常需要数月时间。

  随着专班工作的深入推进,技术民警们逐步建立了从血样采集、检验鉴定、数据分析、摸排走访到最终确定亲缘关系的一套工作机制。他们主动联系江苏宜兴、常州、上海、安徽等多地寻亲志愿者团队,与志愿者们制定寻亲专项工作机制,对寻亲志愿者团队开展血样采集和DNA检材保存培训,并无偿为采集血样者提供血卡等采集工具,大大提升了“国家的孩子”寻亲效率。

  团圆的喜讯也越来越多了:2023年11月18日,韩爱荣到江苏省宜兴市高塍镇高遥村小吴家自然村,与亲生父亲相认。

  2023年12月31日,李永到江苏省溧阳市埭头镇田螺圩村认亲,见到97岁的亲生母亲。

  2024年1月1日,在距离田螺圩村10多公里的宜兴市徐舍镇芳庄村虞家桥,李世英与自己的兄弟姐妹相认。

  2024年1月12日,王志强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崔家村,与阔别64年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相认……

  截至目前,已有14名“国家的孩子”通过锡林郭勒盟公安局的专班行动寻亲成功。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行署副盟长、公安局局长曹文清介绍说,通过DNA数据寻亲,是当前准确性最高的一种手段,但前提是双方DNA数据都录入到数据库,2009年建立的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则为比对成功提供了基础数据库。“三千孤儿入内蒙”是一段超越地域、血缘的历史佳话,如今在“国家力量”的支持下,一个又一个“国家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为这段佳话续写了团圆相聚的感人篇章。

  如今,为“国家的孩子”寻亲活动仍在进行中。

  文/草原全媒·内蒙古新闻网首席记者 查 娜  摄影/青格乐太

编辑:何娟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