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的日子有阴有晴还有雨 你我当自强
内蒙古新闻网  21-08-25 15:47  【打印本页】  来源:包头日报

  认识天骏时间不短,以采访的名义与他漫谈还是头一次。见面前认真做了功课,百度引擎蹦出他的原名——张永强,还是陌生到了我。

  天骏,我印象里写得好字、唱得好歌的老友,包头人耳熟能详的音乐人,到底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曾”履历?

  一行三人走进天骏小小一方工作室,几杯清茶迎客、两捧瓜子叙旧,气氛从客套渐入主题,天骏豁然从他当放驴娃、做歌厅驻唱讲起,娓娓道来三个多小时,将我们的好奇心喂了个饱……原来他有如此接地气的过往。

  1984年·山曲家强强

  葵花叶叶做床,躺上啊,眯住眼眼望,大青山、倔驴子儿,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这里这么苦。

  这番苦闷与不解,对于土生土长在土右旗双龙镇永丰村的一个放驴娃而言,难道不算多虑了吗?

  天骏说,37年前的强强就是这么有性格。也难怪,六七岁的他,已然是永丰村家喻户晓的金嗓子。

  当年,村支书买回一台黑白电视机,《上海滩》《射雕英雄传》刚播两集,主题曲被强强翻唱得活灵活现。

  “这个娃娃可会唱呢。”小山曲家——张强强的名号不胫而走,不论是村长请来拍照的河南人,还是赶着毛驴车来贩瓜的老卢,为了听这村娃娃放开喉咙唱一曲,开出的条件慷慨大方。“你唱一个,我给你拍张照。”“你一路唱,车里的瓜随便吃。”

  与生俱来的天赋,加上不甘平庸的性格,让小小年龄的强强萌生出“能不能像蒋大为、张明敏一样,在灯光灿烂里唱歌”的大胆念头。

  倔驴子在野地里啃草,小山曲在强强心中流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从小学到初中,这个问题问了千遍万遍无数遍,忽然那么一天,强强突然茅塞顿开,想出去,唯有好好学习考出去……

  1991年·一门三学子

  穿着母亲的旧中山服、踩着白里泛黄的旅游鞋,考场里5个评委1个农村娃,强强眼皮都没敢抬二下,自卑、紧张从脚底油然而生。

  讲起13岁去呼和浩特考艺校的那段经历,天骏记忆最深刻的是,钢琴伴奏费一次要交200元。对于常靠借粮度日、姐弟三人都在念书的强强家,那简直就是笔天文数字。但老父亲二话没说竟掏了出来。

  “出门前父亲去萨拉齐献血拿回50元营养费,走的时候跟好几家借的借、凑的凑,一次全砸在我身上了,心里不是滋味。”看出儿子的不安,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儿啊,再苦再穷,我也要让你们念书离开农村。”

  第一次进城考试,对于一个农村娃而言,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父亲的鼓励,全家人的支持,还是给强强注入了莫大的勇气。走进考场那一刻,这个孩子豁出去了。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紧张的情绪还在东突西撞,《少年壮志不言愁》的钢琴伴奏已袅袅升起,第一次拥有独属于自己的琴声,强强的心像被音乐突然敲开了一样,立刻就投入进去,嗓子一开,毫不卡壳,顺利过关。

  第二首《我的中国心》,强强的自信来了,与生俱来的天赋让在场的老师们惊叹,这个农村娃不简单。初试过了,但强强还是与这所艺校擦肩而过。

  1992年,强强考入包头市工业学校机电专业。父亲高兴地扔下地里的活儿,跑回家喝酒去了。让老父亲如此激动的,不仅是儿子争气,两个女儿也不含糊,大姐考上中专,二姐考上包头师专,这在村里是光耀门楣的大事。村里人送来绿豆、鸡蛋道贺,夸老张家有风水、有福分,以后都是城里人。

  1992年·误打却正撞

  娶儿媳的布、压柜底的褥,家里顶好的盆盆罐罐……为了让强强在外求学穿戴得展活儿点,母亲筹措了整整一个假期。

  1992年9月13日,终于盼来了报到的日子,从永丰村到东河区火车站,路虽不长,对于16岁的强强却像从一个世界走入另一个世界。颠颠簸簸离了村,欢欢喜喜进了城,新学校、新同学、新生活,还有一照面就十分投缘的班主任郝凤玲,他喜欢另一个世界,却又无法剥离之前的世界。一个咸菜焙子5毛钱,舍不得吃;上食堂打饭,从不打好饭;总向同学借饭票,毕业都没还了……

  但命运格外眷顾,鬼使神差地把他安排进了校园铜管乐团。在校的四年时光,强强浸泡在电子琴、架子鼓的音乐世界里,暂时舒缓了贫困带来的压抑。

  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中专第二年,强强就开始到歌舞厅唱歌,那时,驻唱歌手唱一场2小时12元,他只要8元。

  即便如此廉价的工作,也是强强在小饭馆里认识了歌舞厅负责人白刚,凭投缘赚回来的。

  暗暗帮强强的人还有很多。报到时,郝凤玲第一眼看到强强穿的裤子,心里说不出的难活。严格意义上讲,那只能算是一条七分裤,但强强笑得灿烂、没有丝毫尴尬,那已经是他家最好的裤子了。郝凤玲去东河体育场巷子里的裁缝铺给强强做了一条浅灰色的新裤子,直到30年后的今天,天骏依然记得,穿新裤子的那一天他有多开心。

  “后来,郝老师还给我买过一套蓝西服,配了一条领带,花了60元,那时候她一个月的工资才300元。”天骏说,他们的恩情我一辈子不会忘。

  吃过人生的苦,受过他人的恩,才懂得敬畏与善良。

  这次采访让我突然明白,天骏处处与人为善的性格,源于善的回馈。

  2008年·卖房达心愿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热爱生命》,汪国真的诗,天骏爱了,做了,也成了。

  1996年中专毕业后的10年,除了在巴彦淖尔市任教两年,其余的日子被天骏称作两头不见太阳。为了谋生,也为了音乐,他从跑零碎的小场子,到驻唱歌手,再到组建乐队、主持婚礼,他昼伏夜出、从晚唱到早,脑子存下500多首单曲,唱功也扎实了很多,但身体报警、内心焦虑让他意识到,再这么下去,离梦想只会越来越远。

  2008年,北京成功举办奥运会,天骏和弟弟、妹妹成立了婚庆公司,全国的欢腾、暂时的稳定让漂浮十年的天骏再次捡起儿时的梦。“我要留给这个世界一件有价值的东西,刻着我的名字。”天骏决定出版一张个人演唱专辑。

  若要得到世界的认可,要能挨过质疑和嘲讽,以及现实的残酷。

  “出专辑,真的是一个不切实际甚至荒唐的念头吗?我,真的是他们嘲笑的‘不知道自己是个做甚的’吗?”不难想象,28岁的天骏在被绝大多数人否定的那一刻,内心有多么沮丧、无助,但相较于口水和白眼,20万元的专辑费,才是他最难迈的坎儿。

  媳妇待业、儿子三岁,自己还未站稳脚跟,亲戚朋友更是指望不上……20万元对于30岁的天骏,如同老父亲当年要帮三个孩子找工作一般的境遇。1996年,父亲咬牙卖了老家的房,过了这道难关。

  12年后,天骏的媳妇做出同样的决定:“卖房!”并不容反驳道,“熬盼了这么多年,不能半途而废,我要帮你完成心愿。”

  2017年·绝尘而去时

  “当我知道想要的东西,一切杂音都是和声,只待你绝尘而去。”说这句话时,天骏表情骄傲。

  2010年,完成第一张专辑《草原我的情人》;2013年,完成第二张专辑《心在高原梦在草原》;接下来的三年,从《孝行天下》到《萨日娜姑娘你在哪》,再到《亲亲的二人台》,6年间,天骏连续出版发行了五张专辑,举办了三场演唱会,并受邀担任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特邀评委。

  天骏坦言,做音乐好贵,对于农村出身的他而言,音乐是勒紧裤腰带都难以仰望的奢侈。

  卖掉房子、蜗居城中村、承受外界压力、砍掉一切不必要开支……那6年,天骏不是在勒紧裤腰带做音乐,而是在拼了命地追寻梦想。

  昨日梦圆,今日,天骏有了新目标。

  作为包头市政协常委,新的社会阶层代表,天骏正在为他深爱的家乡、家乡人贡献智慧与力量。(洪彬 张晨 程鑫)


[责任编辑: 陈超]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